那年十月,我到了愛爾蘭的莫赫懸崖

說起莫赫懸崖 (Cliffs of Moher) ,要先從一個小故事開始…

那年二月,我倆在那間常去的 Cafe。你點了你最愛的 Cappuccino,我試了他們的新出品,Irish Coffee。年少無知,以為 Irish Coffee 是用了愛爾蘭咖啡豆的意思,跟那些花巧的甚麼肯尼亞咖啡沒大多分別。

咖啡煮好,我大口地喝下去,OMG,那份苦澀是,如果你把苦瓜曬乾了後落鍋炒,重複以上步驟兩次,你應該會感受到 Irish Coffee 的十份一。舌頭在申訴的同時,你笑了,笑我愚眛,笑我沒知識,笑我表情誇張。

然後去年十月,我隻身來到了愛爾蘭。莫赫懸崖 (Cliffs of Moher) 是這邊最出名的景點。於是,決定來看看。

你曾經跟我說過,去旅行,你最愛逛的,不是甚麼名店、城堡。你最愛的,永遠是自然景色。你說,大自然真的很奇妙,很多地形、景象,看似解釋得來,但其實,大部分的形成,都要結合很多「 湊巧」的因素。而你並不相信這世上可以有這麼多的「 湊巧」。我說,我倆能夠認識,原本就是一個「 湊巧」啊,難道你不相信我們嗎?你說,我早知你會這樣回答。

那時沒留意到,原來你很有技巧地把問題略過。

還是說回莫赫懸崖吧。在車上,我聽到有人說 Cliffs of Mother。噴笑。點呀大佬。大自然是母親的懷抱,而如果這個 Cliffs 是母親的 Cliffs,那到底是先有 Cliffs of Mother/ Cliffs of Moher,還是先有大自然?

不好意思,仍然是離題。回來。

莫赫懸崖/ 莫赫大斷崖,是歐洲最高的一座懸崖。巨大高聳的頁岩,達 702 英尺,從最頂頂處俯瞰,艾倫群島(Aran Islands)、十二峰 (Twelve Bens) 和 Maumtauks 的山脈美景盡收眼簾。

那天,很冷;天空,很灰。我怱怱的走了一回,把最重要的景點 (O’Brien’s tower) 都看過了以後,走回室內。在入口旁邊有一個 Cliffs of Moher Exhibition Centre。都是那些吧。介紹 Cliffs of Moher 的起源,它的經歷等等。其實該改名叫 Cliffs of Moher museum 比較適合。談不上十分有趣,但亦未至於枯悶。

頂樓是一間 Cafe,供人歇歇腳。它的設計是一片大玻璃,自然光照射進來的同時,可讓人以另一個角度欣賞莫赫大斷崖。

來到收銀機前點菜,忽爾看到餐牌上的 Irish Coffee,眼眶一熱。藉口說句天氣太冷,眼睛不適應,馬上轉身隨意找個位置坐下。

原來還是忘不了嗎。沉思之際,侍應把咖啡送上。

呷了一小口。仍然是很苦很苦。到底為甚麼愛爾蘭人會把威士忌加進咖啡,至今我仍是百思不得其解。或許他們就是要摑醒所有人,狠狠地讓人類感受到那真切的苦澀吧。

再喝一口,還是很苦很苦。或許是自我懲罰吧。又或許,我以為,只要我努力地喝著這杯 Irish Coffee,你,或許會在地球的某個角落,仍然笑著吧。

Written by: 阿亨

*The view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e views or opinions of Finn McCools Tours. 

If you would like to like us to publish your article, send us an email! 

 

See other travellers’ posts